母亲葬礼结束,我和妹妹准备离开,被大哥拦住:每人138000赡养费刘斌

作者: 小王 2023-12-05 06:28:50
阅读(116)
葬礼结束,我和妹妹准备离开,被大哥拦住:每人138000赡养费作者:肖寒先生图片:来源于网络,侵删上个月初,83岁高龄的母亲去世了,我和妹妹分别从上海和苏州一同赶回湖北襄阳老家料理母亲的后事。母亲葬礼结束,我和妹妹准备离开,被大哥拦住:每人138000赡养费刘斌一路上丈夫和我都保持着沉默,心中的伤感不言而喻,到襄阳后,丈夫终于说话了:“秀琴,一路上没吃东西,还是吃一碗面条吧。”我没有搭理,但还是跟着丈夫到了一家面馆,简单地吃了几口,然后给侄子打电话,说我们再有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。母亲葬礼结束,我和妹妹准备离开,被大哥拦住:每人138000赡养费刘斌大哥肯定忙得团团转,所以我还是先给侄子打的电话。妹妹比我早三个小时到家。在回家的路上,儿子打来电话:“妈,我今天晚上的飞机,到武汉大概是凌晨两点,今晚我同学来接机,到时候直接把我送回到外婆家。”我嘱咐儿子几句,便挂断了电话,虽然平时儿子口口声声说和外婆的感情不深厚,可在外婆去世后,哭得像个孩子一样,说着外婆对他的好,比如小时候给他烤地瓜,下河摸鱼等等。一路上依旧保持沉默,到了村子的时候,已经能听到家里的说话声,我和丈夫这次回来只带了两件换洗衣服,其他的都没准备,大哥说他已经把一切准备好了,前几年我给妈妈买的寿衣也穿上了,其他的等我们到家再作安排。我到家后,就看到大哥和妹妹在忙碌,村里人看到我回来,一一打招呼,此刻我的心情高兴不起来,但还是不失礼貌地回应着村里人的问候。“二姐回来了,快休息一下。”妹妹对我说道。其实我和妹妹也已经两年没见面了,上次见面,还是给母亲过八十大寿。妹妹发福了不少,而大哥并没有和我说话,自顾自地做着手里的事情。母亲葬礼结束,我和妹妹准备离开,被大哥拦住:每人138000赡养费刘斌看这情形,大哥对我是有意见的,这些年没尽孝,确实让大哥一个人受累了。“大哥,我现在要做些什么,你安排吧。”我对大哥说。大哥看了我一眼,叹了一口气,然后说:回来就好,没事给村里人发一支烟,其余的事情你让老刘安排,他是妈妈丧礼的司仪,所有事情他说了算。老刘我太熟悉不过,他比我小两岁,原先父母希望我们能结婚,可我那个时候在读书,再者也不喜欢他,所以这门亲事最后就没成。“刘斌,你看我能做什么,你安排一下。”我对老刘说道。刘斌看到我回来,笑嘻嘻地就走过来,然后说:“魏教授回来了,你先休息,刚回来肯定很累,今天也没什么事情,就是一些琐事,有村里的帮工在,你也做不了什么,这样,你给乡亲们发根烟,这是礼数,毕竟大家还是农忙抽时间来帮忙,咱不能失了礼数。”刘斌很贴心,他是一个好男人,虽然我们没结婚,可每次回来,刘斌都会邀请我到他家里吃饭,而他的妻子也是一位温柔贤惠的女人,很懂得照顾人,嫁给刘斌,也算是幸福,毕竟在我们当地,男人能天天下厨的可不多,然而刘斌很勤快,基本上都是他在做饭。我从读大学开始就一直在上海,这么多年了,其实对村里的人也很陌生,年龄大一点的还能叫得上名字,四五十岁的基本上都忘记叫什么了。毕竟我出去的时候,他们有的还没出生,有的也不过三五岁。可能是因为我在大学教书,大家对我都很尊重地喊一声“魏老师”,可这个称呼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抬举了,此刻我不愿意任何人喊我“魏老师”,同龄人要么直接叫我小名小翠,要么喊我大名魏雪翠。这次母亲的葬礼,我也没做些什么,所有需要的东西,大哥都提前安排好了,等母亲的葬礼结束后,也算是熬过了这几天,因为这几天每天晚上都要守夜,所以我们兄妹三人都没合一眼,已经精疲力竭。看着老房子,心里感慨万千,五十多年前,我们出生在这里,成长在这里,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,老房子依旧矗立在这里,可心情却变了味。父母以及大哥把老房子翻新了几次,才有今天这样的模样,妹妹看到我在盯着房子看,也走过来。“二姐,你记得吗?小时候咱俩在墙上乱涂乱画,被妈妈拿着扫把追着打,现在想来,那都是美好的回忆,可妈妈还是走了,我们也长大了。”妹妹这么一说,我的眼泪不争气地就流了下来,大哥也走过来:“你俩在看什么啊,老房子有什么好看的。”大哥没读多少书,当了一辈子农民,再者一直生活在老家,可能体会不到什么是回忆。但很快大哥也加入我们的回忆中。“二妹三妹,小时候你俩可是真的淘气,为了吃点野菜,把家里的墙都差点挖塌,那个时候我们年龄小,我老实巴交,你们两个古灵精怪,现在想想,时间过得真快,我已经是花甲老人,而你们也是事业家庭双丰收,可父母却都不在了。”随着我们兄妹三人的回忆以及感慨,时间也在瞬间流逝。在家住了一周,过完母亲的头七,我便要和妹妹离开了,毕竟我们都有工作,不能长时间住下来,当然也感谢大哥这些年的付出,这次母亲的葬礼花了五万多,我和妹妹商量过,一人一半,大哥一分钱不出。母亲葬礼结束,我和妹妹准备离开,被大哥拦住:每人138000赡养费刘斌大哥不同意,说都是儿女,平均分摊最好。后来我和妹妹一人给大哥18000元,收拾好行李,我带了几件母亲生前用过的物件,便打算离开。然而大哥却把我们拦住,说还有些事情应该兑现了。“当初你们说母亲六十岁后就给生活费,可这么多年来没给一分钱,这些年不管是生病住院,还是吃喝拉撒,都是我一个人扛着,我算了一下,一个月500元,至今已经23年了,二妹三妹你们平均分摊一下,就是每人138000元,如果有意见可以当面说出来,如果没这个钱可以暂时不给。”大哥说完,看着我和二妹。我知道这些年大哥太不容易了,两个儿子不争气,现在还要种几十亩地贴补两个儿子,当下便答应下来,马上就给大哥。毕竟母亲的赡养费是我们应该出的,三妹也觉得大哥不容易,我和三妹商量了一下,一人给大哥20万,一个月500元生活费不多,大哥有需要我们还是会帮助。其实这些年每次问大哥需要钱可以说,但是大哥从没向我们要过一分钱。我丈夫说20万给少了,可大哥坚持自己应该得到的138000元,多余的一分钱也不要。母亲葬礼结束,我和妹妹准备离开,被大哥拦住:每人138000赡养费刘斌有时候真的敬佩大哥,做事有原则,是我们做女儿、做妹妹的欠考虑。临走的时候,我告诉大哥:“大哥,今年我们全家都回来过年,可以吗?”大哥笑了笑,说他会把肉做好等着我们回来。告别老房子,暂别大哥,坐上车的那一刻,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,因为这次回来过年,可能和以往就不一样了。